2008/11/17

2007/05/28

红星照我去战斗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一个传统的报刊的忠实读者。以前很多每期必看得报刊,现在已经很少在我的眼前出现了。

记得上中学时,学校的报刊栏里有《中国青年报》,学习再忙,即使三九天室外零下七八度,我也不会错过每一期。感觉这份报纸办的和其他的党政报刊不太一样。经常会刊登一些时事热点分析和贴近年轻人的文章。不但让我能更清楚了解一些其他主流媒体很少关注的事情,也让我对很多知道了对于一些事情不同的声音。

后来上了大学,开始关注《南方周末》,当时感觉这份报纸很贵,但仍然是每期必买。之所以这么吸引我是因为这份报纸真正做到了紧扣中国现实和民众焦点扛起舆论监督的大旗(至少当时我这么认为),以反腐弱势关怀为诉求,让我对现实的中国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每每读到《南方周末》时,对被她独特的视角,理性的分析,敢闯禁区趟雷触及敏感问题的办报风格所折服,在政府对媒体控制极其严格的当时,哪家媒体敢随从?哪家有这种能耐?

《南周》这些年风风雨雨磕磕碰碰可谓多舛,经常因趟雷区受伤,被改组,但现在开始我也对该报的版面和内容感到失望,产生以后不再购买的想法。当初,“而立之年”的向熹被称为“听话的孩子”而担当《南周》主编,他的上任曾引起报内的强烈地震,但丝毫没有改变《南周》的趋向,最终还是触雷卸任;最近所谓“政客”上任,无论从他的“政绩”趋向看,还是从“听话”角度看,他也畏惧《南周》的传统情结,也不愿把《南周》在自己的手中办砸,以遭读者的唾弃而显自己无能。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现在《南周》不敢说话了,偏重城市、经济、文化、汽车等内容,偏离了《南周》“敢为天下先”的办报风格。作为曾经非常关注它的人,希望她早日恢复往日的辉煌。

工作后,开始看《三联生活周刊》,这份杂志不光关注时政,它的办刊宗旨是“以敏锐姿态反馈新时代、新观念、新潮流,以鲜明个性评论新热点、新人类、新生活”。当时感觉《三周》包含内容丰富,经常介绍国外的新思想、新文化,让我以一种全新的视角去了解大千世界的方方面面。家中目前存放着几百本,每次搬家都舍不得丢掉,因为很多文章即使时隔近十年,现在读起来仍觉得受益匪浅。

去年《三周》因报道文革的纪念文章,而受到严重警告。之后,《三周》开始向时尚小资化转变,每期很大篇幅地介绍新潮的时装、化妆品、电子产品、汽车、旅游、健身、养生。。。。。。。也许这就是目前《三周》所认为的新热点、新生活吧。真正实现了由通俗到媚俗的转变。我也开始停止了购买的欲望。

如今,伴我成长的一颗颗红星都开始淡出我的视野。在没有红星的日子里,我也开始变得愚钝起来。我知道我仍能找到我的闪闪红星,它就在我身边。虽然我无法将它捧在手上,但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失去它!

注:此记作为Robert《互联网是“救世主”吗?》读后小感。http://www.tianya8.net/2007/05/blog-post_22.html


标签:

2007/05/23

正德厚生,臻于至善

这是一家移动公司的企业文化核心。我一直期待着这些巨无霸企业不仅业绩走在了全球同行的前列,服务也能同国际接轨。而他们喊出了“感谢广东”的口号时。我也开始相信“正身之德”而“厚民之生”正是他们所追求的。但身边的一位朋友前不久经历的一件事情,让我认识到让垄断企业内省,近乎于与虎谋皮。

朋友小张一个月前来到广东打工,没想不久患上了急性阑尾炎。去医院诊断后,告知需交纳几千元的手术费。小张身上的钱远远不够。在医院的走廊里,他想起前不久他刚刚联系上,也在本地打工多年的同学小李,看能否问他先借点。小李曾留下了他的电话和住址,小张把小李的电话存在了手机里,想等到有空的时候去拜访一下小李。小张想打个电话给小李,可一摸手机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这下可急坏了小张,顾不上肚子的剧烈疼痛,在医院走廊里四处寻找。最后到话吧一打自己电话已关机---手机被偷了。小张想努力回想小李的住址,可只能想起个大概,肚子更加剧烈地疼痛了,没办法小张只能试着找找。可对于一个有几百万人口的大都市,仅凭一个大概的地址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最后小张想到几天前他曾和小李用手机联系过,看能否到营业厅找到当时的通话记录。
来到营业厅,小张给服务人员讲明了来意。服务小姐告诉他只能查到上个月的通话记录。可同小李的通话都是这个月的,这个月的通话记录要等到下个月才能查。小张哀求服务小姐,看在他已经痛得受不了的份上,能否破例为他查询一下。服务小姐说需要请示领导。小张感觉有了希望。过了一会,服务小姐出来了,告诉小张小李电话的前七位数字,但后面四位在电脑上显示是星号,她也看不见。小张说只告诉我七位号码,我还是找不到小张。既然你们已找到这条通话记录,能否让你们的工程师想办法恢复后四位号码。服务小姐告诉小张,她已经帮了很多忙了,本月的通话记录只能在下月查询。小张说,制度是死的,我这实在是特殊情况,能否让我找你们领导说说,求个请。我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了。服务小姐说我已经帮你很多了,对不起,你的要求我帮不到你。小张说,您不好给领导讲,我向他求情。服务小姐说,先生对不起,不要妨碍后边的人办事。小张说,我已经疼得要死了,再耽搁下去,会死人的。我真的求您让我见下你们领导吧。服务小姐如同机器人一般回答道,先生我帮不到你。请不要妨碍我的工作,影响其他人办事。小张说,需要我给您跪下吗?您帮不到我,没关系,我只求您能让我见下你的领导。服务小姐说,先生你已经耽误我很多时间了,没有别的事情,请您离开这里。小张说,你们总是说以人为本,难道闹出人命,你们也守着你们的制度不改,这也叫以人为本。查下通话记录,这应该是你们能做到的事。服务小姐说,先生我已经帮您很多了,请你赶快离开这里,不然我叫保安了。小张已经疼得没有力气再说话了。

标签:

2007/01/12

偶像(下)

Stony平日很少出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书,他的藏书应该有上万册了吧,每一本书都被他分类编号整齐地摆在书架上,让人一目了然。虽然是身价百万的人,衣着非常普通,平日里他的餐桌上基本上都是两三个家常菜。他的生活态度让我向往,从他身上我找到了心目中最理想的生活状态。
当然因为我们生活环境存在巨大的差异,我们对很多身边事物的看法也会有一些的不同。他的回答给我的感觉经常是他是居于繁杂之市的隐者,总能跳出常人的角度,仿佛站在空中一般观察着身边的这个人间百事,令我耳目一新。当然,我的一些看法也会令他感到“新奇”。正如博弈论里,对于所研究的对象前提是每个人都能理智地做出决定,而现实世界又有多少人能理智地看待身边发生的一切呢?我们见面的次数不多,平时也很少交流。一年多后,他换了电话号码,我就再也无法和他联系了。而他就真的成了我的“偶像”了。

2007/01/05

偶像(上)

也许我是幸运的,曾经和自己的偶像一起吃饭,喝酒,秉烛夜谈。当然,从外表上看他是个很普通的人。认识他很偶然,在一个哲学论坛上面,我对他的一个帖子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他也蛮感兴趣的,后来又通了邮件,竟然发现两个人住在同一个城市里,于是约好了见见面。他告诉我虽然他来到这个城市已经很久了,但很少出门,对这个城市并不熟悉,就邀请我到他家坐坐。他住的小区不大,但很漂亮,也很安静。门一敲开,开门的是个中年男人,相貌很普通。“你好,是Stony吧?我是Rocky。”“哦,请进。”而当我一进门才发现,这是一个很大的客厅,但客厅里几乎摆满了书架,简直就是个图书馆。他将我带到了另一间房子,房子的四周也都立着书架。“您的书真多,我只在书店和图书馆里见过这么多书。”他笑了笑,没说话,在忙着给我倒水。

在后来我们对各自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我知道他是重庆人,喜欢哲学和神经医学,心理学。现在是个SOHO一族,在家做一些期货业务,目前正在编写一些有关神经医学和博弈论相关的论文。我们的谈论从哲学开始,只可惜我对哲学的了解太浅薄,根本谈不出太多的所以然。而他却对中外哲学大家及他们的思想论著如数家珍,令我大打开眼界。我告诉他现在人们都在忙着挣钱,对这些不能产生经济效益的知识已经不屑一顾了。他却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说哲学是科学之本,一门学科重不重要不能以给自己带来多大的经济利益作为学习的标准。更何况,哲学一样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只不过大多数人没有意识到罢了。他以自己做期货业务为例,让我了解到在人们日常的经济活动中,蕴藏着丰富的哲学思想和道理,只有你真正掌握了这些,才能让自己在这种高风险的行业里,获得最大的利益。当然,对于他而言,财富早已不是他追求的目标,而他关注的是在这个对人类经济生活高度敏感的行业里检验他所研究的一些理论。他的话让整日忙忙碌碌打工的我醍醐灌顶。

2006/12/28

《泥鳅也是鱼》


最近淘到“新片”---《泥鳅也是鱼》。一年前听说过,可后来再没听到它的消息。一开始看到影片梗概,是一部反映中国农民工生活状态的电影。说实话,对于各个群体,我是既熟悉又陌生---在我的亲戚里也有农民工。身边的电视,报纸时不时就有相关的新闻。特别是到了年底,民工为讨薪跳楼的新闻已让我有些麻木。他们在城市里讨生活所遇到的种种困难使我难以想象的,成百的人一起工作,吃饭,睡觉,超负荷工作,生活条件恶劣,卫生条件差,性饥渴,受歧视,这些让人刚到痛苦和不安的遭遇,让每个人都希望躲得“它们”远远的。人们会花钱去看这部反映民工生活的影片吗?
我低估了杨亚洲导演的实力了。
影片一开始,浓重的胶东口音便传入我的耳朵,这是我儿时生活过的地方,是我学会与别人交流的第一种语言。虽然我现在已不会讲了。但听起来倍感亲切。而主人公男泥鳅一口改良过的陕西普通话更让我感到惊喜,这是我的家乡话啊。
杨亚洲的作品经常关注小人物的生活,用一种几近超现实主义的手法记录着普通百姓的辛酸苦辣。我不知道看这部片子时笑过多少次,鼻子又酸过多少次。杨亚洲用他的镜头操控着我的情绪。在这反复多少次的哭笑之后,是以男泥鳅遭遇工地塌方死亡和女泥鳅带着对未来生活的向往结束的。而留在我心里的就是一段一段的片断在我脑海里反复播放着,回味着。
我会对我的家人和朋友说,去看看《泥鳅也是鱼》吧,它没有《黄金甲》的奢华,却有人性中最真实的东西。这是一部好电影。这是我的评价----一个看外片远远多于国产影片人的评价。

2006/12/19

谁能告诉我

天冷了,饭菜很容易凉,突然觉得家里有个微波炉的话,热起菜来应该很方便。不料太太出来提出了反对意见---她中午在公司应经用微波炉加热,应付一顿午餐了。微波炉加热的食品可能吃了对身体有害,在公司那是不得已,在家加热饭菜的办法很多,不就是麻烦一点嘛,但吃起来放心。听完老婆的一番高论,我也犹豫起来。上网查了一下,关于微波加热食品到底对身有没有害,两方论点的网页都有几十万条,听起来都有理。又查了很多国外的网站。情况也一样。天哪,谁能告诉我?最后还是让老婆大人定夺吧----不用微波炉加热肯定没害。一锤定音。